汉语拼音的易读化微改良方案

更新日期:2019年8月4日

汉语拼音方案中对q、x、ch、sh等几个字母或字母组合的读音设定,与它们在英语等其它主流语言中的读音相去甚远,导致“拼音扩展人群”觉得难读或容易误读,这些问题是汉语拼音方案被诟病的主要原因(参见文献【1】)。这里所谓的“拼音扩展人群”,是指没有系统化学习拼音但会接触到中文或拼音的人群,比如外国的海关工作人员和相关人士,国外的一些商人、学者、文化工作者、旅游工作者,来华工作的外企人员和中国企业在国外的雇员,外国友人和对中文有兴趣的外国人,以及部分华侨、港澳台居民,等等。


有人觉得“拼音不是为外国人设计的”,所以这些问题并不重要,没必要改进。但是,国家《语言文字法》第一章第十八条明确指出:“《汉语拼音方案》是中国人名、地名和中文文献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统一规范,并用于汉字不便使用或不能使用的领域”。可见本方案所定义的“拼音扩展人群”,确实是汉语拼音使用的主要目标人群之一。


现行拼音方案中这些有争议的字母设定,对拼音的该方面用途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,而必要的改良措施对拼音本身以及中文的国际化都是有利的。 然而,汉语拼音本身已经很成功、很普及,要做大的变化是很困难的。


本方案的主要目的是系统化、最小化地修改汉语拼音的少量字母设定,使其更易认读,减少“拼音扩展人群”误读拼音和觉得中文难读难学的可能性,从而利于拼音更好地被国际社会接受。


减少对拼音的误读,反过来让使用拼音的中国人也受益,尤其是比如姓吕、徐、谢、权等姓氏的人,或居住在泉州、厦门、西安、重庆等地的人,如果他们会出国或与外国人打交道,易读化改良的拼音,对他们也很有好处。


拼音的微修改,已是“大势所需”。例如,把加点儿的ü,改为不加点儿的yu,其实已经得到广泛的认同,包括一些政府部门的认可。所以我们再略微往前走一点,应该也是可行的。(与此相反,也有一些幅度很大的改革方案,例如文献【2】,可以说相当复杂;当然,也有更多像文献【3】这样的一些非常简单的改良想法,亦可供参考。)


本方案仅对现行汉语拼音方案(即1958年方案,参见文献【4】)的6个声母和1个韵母的字母拼写做调整,其余完全遵循现行汉语拼音方案。同时,设计了一套适合计算机输入的声调标记方式,但声调规则本身完全遵循现行汉语拼音,不做任何修改。



一、声母的微改良


声母做如下修改:

  1. 原 j(基) 改为 gy

  2. 原 q(欺) 改为 ch

  3. 原 x(希) 改为 sh

  4. 原 zh(知)改为 zy

  5. 原 ch(吃)改为 cy

  6. 原 sh(诗)改为 sy

略作说明:

  • 新的6个声母全部为双字母组合,应整体认读,在拼音教学中要注意。

  • 原 j 改为gy。有人认为应改为 gi,但笔者研究了 j 与所有韵母的拼写组合,发现改成gi会带来不少问题,比如原jiu变成giiu,里面连续两个i会很别扭,引出是否合并重复字母的问题,但合并也会带来其他问题。改成 gy 可以很好地避免这个问题,且认读上更容易。

  • 原 q、x 改成 ch、sh,与英语等语言的发音接近(但不翘嘴唇),对“拼音扩展人群”而言,显然更容易认读。

  • 原 zh、ch、sh 改成 zy、cy、sy,整体认读为“知、吃、诗”三个声母。但若外国人按他们的理解直接进行拼读,读出来的效果也与正确的拼音读法在某种程度上接近,所以此设定不仅解决了ch、sh被占位的问题,还提高了易读性。

  • 另外,c(此)这个声母,与英语等语言中一般发/k/或/s/很不一样,更接近发/ts/的音,因此有些人觉得也需要修改,例如改为字母组合ts。但这个修改会带来很多麻烦,而考虑到在欧洲人发明的世界语、伊多语等人造语言中,字母c都设定发/ts/音,可见我们拼音中设定c发“此”的音没什么问题,对西方人来说认读的难度并不高(比如你教他一遍他肯定能学会)。所以,本方案选择不改变c在拼音中的读音。

二、韵母的微改良


本方案中,韵母只做一个修改,即把加点儿的ü,改为不加点儿的yu。这个修改其实已获广泛认同,例如在有些新的护照中“吕”姓的拼音已标为“lyu”。


需要说明的是,为了将改变做到最小,本方案尊重原汉语拼音方案,仅对仍保留ü的地方改为yu,而已经简化为u的地方,如ju、qu、xu的韵母,并不还原为yu。所以此例子中的三个拼音,按照前述的声母微改良方案改声母,但不改韵母,成为:gyu、chu、shu。其中后两个虽然仍容易被误读(比如读成四川话的“曲”和“蓄”),但该误读问题不大,可以接受。


三、新的声调标记方法


由于上述调整,本方案节余出4个字母:j、q、v、x,它们不再属于声母表中的字母。所以本方案设定该4个字母代表汉语的4个声调(轻声仍不标调号)。

  • j 代表一声

  • q 代表二声

  • v 代表三声

  • x 代表四声

这些调号全部位于每一个字的拼音末尾。例如,“妈麻马骂”分别为:maj、maq、mav、max。


与现行的拼音方案一样,在很多场合中,声调的标记不是必须的。但标记本方案的这种声调,有两个好处:一是避免隔音符的使用,二是,在只使用26个常规字母的情况下,用这种方式构建的拼音输入法可以去除大量重码,大幅提高拼音输入法的效率。例如,用现行一般的拼音输入法输入“zimu”,会有“字母”、“字幕”、“子母”等多个选项,如果采用本文的新拼音方案,可输入“zixmux",那么将只出现“字幕”一个词,因此这种方案可以基本实现拼音输入法的盲打。


词尾字母不发音,且可能代表一定的语法功能,这种现象在法语中非常普遍。所以本方案的这个设定,即j/q/v/x四个字母在词尾不发音而代表声调,对西方人而言,也不是一个难于理解和学习的东西。


四、示例


中文:现代社会应消除性别歧视,让男女拥有平等的权利。


不带声调的微改拼音:shiandai syehui ying shiaocyu shingbie chisyi, rang nannyu yongyou pingdeng de chuanli。


带声调的微改拼音:shianxdaix syexhuix yingj shiaojcyuq shingxbieq chiqsyix, rangx nanqnyuv yongjyouv pingqdengv dej chuanqlix.


上表中的这些例子,没有学过拼音或者学得不多的人是很难把其原来的拼音读正确的。相反,使用本方案的微改拼音(不带声调,带声调的话需略加解释),即使没有学过中文的外国人,也基本能读正确,而其中的人名、地名就算直接放到英文里都基本读得通。


五、本方案的优点


本方案以易读化为目标,仅修改了6个最易误读的声母和1个最麻烦的韵母,并利用节余的字母提出一种非常规的声调标记法,所以本方案也可统称为“非常6+1方案”。主要有以下优点:

  • 非常利于“拼音扩展人群”的认读和学习,有助于拼音和汉语本身的国际化。

  • 仅使用26个常规字母就能构建带声调的拼音表达,可大幅减少重码和优化拼音输入法。

  • 新的声调标记方法还避免了现行拼音方案中对隔音符的需要。

  • 非常尊重现行的汉语拼音方案,对其修改极小,因而改革成本较小(即使这样,仍需要一个相当长时间的双轨制过渡期)。


通过本方案的微改良,将拼音方案中难读的声母数量由六个(q,x,c,zh,ch,sh)减少到两个(c,ch)。如果以难读的声母比例作为衡量拼音方案的“难度系数”,那么现行的拼音方案的难度系数是26%(=6/23),而微改拼音方案的难度系数是8.7%(=2/23)。微改拼音方案大大降低了难度系数,让“拼音扩展人群”对拼音认读不再困难,从而更加有利于拼音的国际化,最终让所有中国人亦受益。


【参考资料】

  1. 知乎,汉语拼音有什么硬伤、缺陷?,2014.3.

  2. 雷震元,汉语改革为全球通用语的设想,2018.7.

  3. 南山浮云,2016汉语拼音改良建议方案,2016.12.

  4. 百度百科,汉语拼音方案,v74,2018-05-11

凡道攻略 - findhow.online

联络方法 - findhow.online@gmail.com

使用条款​ | 隐私条款

© 2018~2019 by Findhow.